金沙国际官方网址


粤媒:小插曲揭发青海与巴拉圭貌合神离
图片 3
宽量子阱双势垒磁性隧道结中长程相位相干性研讨获进展

河南前瞻变钱坑 县县高铁梦今后无底洞

台湾:看“前瞻”如何变“钱坑”

三个月来,为了阻挡“前瞻计划”过关,国民党籍“立委”费尽心机,掀桌子、撒假钞、丢面粉,怪招频出。而为了让“前瞻计划”顺利通过,民进党则操碎了心,党主席蔡英文三番五次宣示决心,“立院党团”利用人多势众的优势该围堵围堵、该表决表决,终于令这份“前瞻基础建设特别条例草案”(简称“前瞻建设草案”)在7月5日“三读”通过。大半不“前瞻”蓝、绿大不同“前瞻计划”到底是个什么鬼?它的全称是“前瞻基础建设计划”。早在今年年初,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民进党内部会议上强调,“前瞻计划”将是未来半年的重中之重。3月底,“行政院”便提出“前瞻建设草案”,宣称要在8年投入最多8900亿元新台币(以下均为新台币)的资金,推动轨道、水环境、绿色能源、数字化及城乡等五大领域建设,以促进地方整体发展及区域平衡,以带动投资机会与经济稳定增长。不想,“草案”曝光,舆论一片哗然。因为从内容上看,8年总经费8825亿元的计划中,绿色能源、数字化等新兴产业所占比例很小,分别为243亿元、461亿元,最大宗是轨道建设,预算达4241亿元,其它水环境为2508亿元,城乡建设为1372亿元。也就是说,看起来“前瞻”的绿能、数字化建设加起来1/10都不到。实际上,每位台湾地区领导人上任都会提出建设计划,如陈水扁时期有5年5000亿所谓的“新十大建设”、马英九时期有4年5000亿的所谓“爱台12项建设”。但是据台湾媒体报道,这些大型基础建设计划,并未大幅推升台湾经济动能,财政赤字却迅速攀升。陈水扁上台初期,当局负债2.45兆元,卸任时已升至3.7兆元。马英九上台后,除基础建设特别预算加上莫拉克风灾重建,负债飙高到5.3兆元。近些年台湾经济持续低迷,财政状况已不如往昔。开源无方、挥霍无度,苗栗县等地方政府一度发不出员工薪水。更大手笔的“前瞻计划”怎么会被看好?
更重要的是,见识了这么多年的“基础建设”,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国民党指控“前瞻计划”意在选举绑桩。因为尽管“行政院长”林全对外表示计划“顾到公平、顾到效率、顾不了蓝绿”,但根据最初提出的方案,多数项目都集中在民进党执政县市。比如,高雄市分到1821亿元,台中市分得1597亿元,台南市分得1400亿元。非绿营县市就差多了。比如,国民党籍市长的新北市只有821亿元,无党籍县市长的花莲县和台北市则挂零。谁会相信民进党推动“前瞻计划”没有功利性?
最经典的故事是:蔡英文4月21日到高雄视察轨道交通,致辞时谈到高雄规划的黄线地铁,对台下的高雄市长陈菊说:“菊姐,你应该有的都会有哦!”陈菊马上欠身致谢。满满私相授受的嫌疑,让国民党发言人李明贤质问,8800多亿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私房钱?
让“前瞻”过关 民进党拼了
显然,严审“前瞻建设草案”,国民党籍“立委”责无旁贷。4月24日,“立法院经济委员会”初审“前瞻建设草案”。国民党“立院”党团采取焦土策略,以拖待变,接连提出权宜性问题及发言抵制议事进程。
见此情景,4月26日,民进党团采取突袭战术。上午11点半,民进党籍“立委”以肉身“保护”当期召集委员、民进党籍“立委”邱议莹和议事人员,拦住国民党“立委”,逐条宣读条文。不顾国民党籍“立委”在人群外高呼“有异议”,强行通过条文。差不多20分钟,邱议莹宣布完成初审。
这一幕传出后,台湾社会骂声一片,迫使民进党团不得不坦承,议事不周全,退回再审。下一周双方再次长时间的拉锯角力。国民党“立院党团”一度将方案对折成“4年4000亿”,民进党团不接受,“前瞻建设草案”没能在“立法院”会期通过。
为了“前瞻计划”,民进党真是拼了。台湾众多民调显示,超过半数民众反对“前瞻计划”。以一家偏绿基金会最新发布的民调来看,61%民众反对大量举债来推动“前瞻计划”,49%认为这项计划有绑桩(编者注:用利益绑住选票)的疑虑,58%担心大量建设的轻轨可能成为蚊子建设(编者注:形容车厢上座率低,空得能养蚊子)。
但这种小事难不倒民进党。台湾《联合报》刊文指出,最快的办法,就是自己做一个与众不同的民调。民进党自己发布民调,高达65%的民众支持“前瞻计划”,53%支持轨道建设,轻轻松松驳斥了“民意不支持前瞻”的说法。
随后,民进党利用席次优势,在7月4日的临时会继续排审“前瞻建设草案”。为了能够过关,前一天,蔡英文邀集负责人研商,决定将计划缩短至4年。7月5日,这份缩减为4年4200亿元上限的“前瞻建设草案”在“立法院”“三读”通过。
看起来民进党妥协了,有关人士却指出,民进党留了一个后门,条文中明订“若有延续性工程、计划,其预算规模期程不得超越第一次规模”,言下之意,4年之后同样规模可再编一次,等同于8年8900亿元预算。
不少人责怪国民党“立委”放水让“前瞻建设草案”过关,台湾政论节目主持人黄智贤就痛批,如果没有国民党的配合,民进党也不可能这么“舒心”,“还是国民党觉得,民进党吃肉,我配合点喝点汤也不错?”
国民党新竹市党部书记长高宇彦接受当地媒体访问时坦承,基层对前瞻存在矛盾心理,“明知不好,当大家都要,会担心没拿到。”
县县“轻轨梦” 未来无底洞
这份不“前瞻”的“前瞻计划”对台湾未来几年将意味着什么?很多人不乐观,如民调显示,最担心轨道建设。
实际上,台湾交通基础设施比较完善。台北、高雄均有捷运,中小县市人口基数小,不适于建设轨道交通。且轨道建设及其附属产业不属于台湾的优势产业,大部分装备和设备都需进口,对台湾产业发展带动作用有限。
更难受的是轨道交通不是一次性投资。5月,台北市财政局长陈志铭对各县市纷纷争取“前瞻计划”提出质疑,他认为不仅财政负担能力堪忧,比如高雄原本就举债2477亿,再加上轨道建设自筹款724亿,已超出举债上限;而且还款能力堪忧。陈志铭以台北捷运为例,目前每天运量超过200万人次,本业还亏钱,需靠业外收入支撑。当初就是对运量和周边开发过度乐观,目前还有334亿元自偿性债务要还。
尽管高雄市财政局长简振澄反驳“胡说八道”,但高雄捷运多年运量不足是不争事实。高雄捷运经8年努力,2016年日均运量才达到17.2万人次,比投资时预估的第一年日均23.7万人次还低。
这还是台湾第二大城市,其它地方更扯。高宇彦便担心,新竹轻轨的营运可行性报告中,尖峰时刻至少每小时要载运4000人,收支平衡困难重重。彰化的一位学者则公开撰文,奉劝乡亲不要随便建轻轨。因为轻轨不但需巨资投建,建成后如达不到额定的运量,日常运营费用是无底洞。网友则讥讽,以农业为主的彰化“公车都没人搭了,还搭捷运”“这里都是田跟我说盖捷运咧”……
尽管国民党“立委”强烈要求削减轨道建设预算,但是轨道工程才是投资巨大、方便绑桩的重点;7月7日,“行政院国发会”火速编列的“前瞻计划”第一期公共建设预算,轨道建设的规模一如从前。
相关新闻

台湾蚊子有福了

本报记者 孙立极

木 鸣

三个月来,为了阻挡“前瞻计划”过关,国民党籍“立委”费尽心机,掀桌子、撒假钞、丢面粉,怪招频出。而为了让“前瞻计划”顺利通过,民进党则操碎了心,党主席蔡英文三番五次宣示决心,“立院党团”利用人多势众的优势该围堵围堵、该表决表决,终于令这份“前瞻基础建设特别条例草案”(简称“前瞻建设草案”)在7月5日“三读”通过。

5月15日,台湾立法机构某议事会场一片狼藉,满地水渍和假钞。在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上任将满一年之际,有人数众多的民进党籍“立委”护航,尽管国民党籍“立委”泼水、撒面粉、掀桌子、撒假钞,仍然阻止不了“前瞻基础建设特别条例草案”通过初审。

大半不“前瞻”

“前瞻建设草案”8年举债8800亿新台币,其中4000多亿投入轨道交通,包括桃园捷运绿线、新竹环线轻轨、台中捷运蓝线、基隆轻轨以及高雄捷运延长线等;其余投入水环境、绿色能源、数字网络等领域。有人评价,这是台湾继“县县有机场,市市有大学”之后,“东西南北中都要有轻轨”了。

蓝、绿大不同

3.6万平方公里的台湾有18个机场,其中仅屏东就有两个机场。这是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时期以“平衡区域发展”为名留下的“政绩”,像不像蔡英文如今说的“城乡发展均衡”?结果可想而知,据台湾媒体报道,15个机场使用率低,其中屏东机场已正式关闭民航业务,而恒春机场一年只有700个旅客,机场每年最低的人事费、维护费还要1000多万元。大学就更不用说了,2300万人口的台湾,目前共有包括专科、学院、大学在内的158所高校,密度之高令人咂舌。还有数不清的“蚊子文化中心”“蚊子展览馆”等等。

“前瞻计划”到底是个什么鬼?它的全称是“前瞻基础建设计划”。早在今年年初,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在民进党内部会议上强调,“前瞻计划”将是未来半年的重中之重。3月底,“行政院”便提出“前瞻建设草案”,宣称要在8年投入最多8900亿元新台币的资金,推动轨道、水环境、绿色能源、数字化及城乡等五大领域建设,以促进地方整体发展及区域平衡,以带动投资机会与经济稳定增长。

如今轮到轻轨了。台湾的轨道交通最典型的例子是高雄捷运。高捷可能是世界上最舒适的捷运,即使是高峰期人也不多。经过8年努力,2016年日均运量才达到17.2万人次。高雄官方将乘客人数不足归因于捷运线路少,在这次“前瞻建设”中,将再增加34公里,使总长逾百公里,认为届时每日运量有望突破50万人次。但问题是高捷初建时也是这么乐观,认为第一年就能日均23.7万人次,到现在都没达到。台湾人口第二多的高雄市犹是如此,其它城市建轻轨会是什么命运?有台湾网友拍了张高雄轻轨车厢空荡荡的照片,嘲讽台湾真有钱,“连蚊子都有轻轨坐”。

不想,“草案”曝光,舆论一片哗然。因为从内容上看,8年总经费8825亿元的计划中,绿色能源、数字化等新兴产业所占比例很小,分别为243亿元、461亿元,最大宗是轨道建设,预算达4241亿元,其它水环境为2508亿元,城乡建设为1372亿元。也就是说,看起来“前瞻”的绿能、数字化建设加起来1/10都不到。

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。“蚊子机场”已经不堪重负,过剩的高校如何退场至今无解,为什么还以4000亿投入轨道建设?国民党“立院”党团批评“前瞻建设”是选举绑桩,原因无他。“草案”推出太仓促,8800亿的大计划完全未走正常程序,未经专业评估,民进党却在“立法院”强度关山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台湾县市长选举将于2018年下半年登场。撒钱做建设向来是拼选举的利器。工程建设是有形的“政绩”,而发包工程即使看起来很干净,也可与特定企业建立良好关系,获得政治献金。至于建成后沦为“蚊子机场”“蚊子馆”又怎样?没人会记得。陈水扁时代如此,蔡英文时代也是如此。而根据选举时间点逆推,“计划”获批、经费下拨、工程发包乃至正式开工,此时通过效果最佳。

实际上,每位台湾地区领导人上任都会提出建设计划,如陈水扁时期有5年5000亿所谓的“新十大建设”、马英九时期有4年5000亿的所谓“爱台12项建设”。但是据台湾媒体报道,这些大型基础建设计划,并未大幅推升台湾经济动能,财政赤字却迅速攀升。陈水扁上台初期,当局负债2.45兆元,卸任时已升至3.7兆元。马英九上台后,除基础建设特别预算加上莫拉克风灾重建,负债飙高到5.3兆元。近些年台湾经济持续低迷,财政状况已不如往昔。开源无方、挥霍无度,苗栗县等地方政府一度发不出员工薪水。更大手笔的“前瞻计划”怎么会被看好?

不管说得多么冠冕堂皇,这才是不变的内幕。而有这一结构性因素,机场之后,轻轨也不会是结束。台湾蚊子有福了!

更重要的是,见识了这么多年的“基础建设”,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国民党指控“前瞻计划”意在选举绑桩。因为尽管“行政院长”林全对外表示计划“顾到公平、顾到效率、顾不了蓝绿”,但根据最初提出的方案,多数项目都集中在民进党执政县市。比如,高雄市分到1821亿元,台中市分得1597亿元,台南市分得1400亿元。非绿营县市就差多了。比如,国民党籍市长的新北市只有821亿元,无党籍县市长的花莲县和台北市则挂零。谁会相信民进党推动“前瞻计划”没有功利性?

最经典的故事是:蔡英文4月21日到高雄视察轨道交通,致辞时谈到高雄规划的黄线地铁,对台下的高雄市长陈菊说:“菊姐,你应该有的都会有哦!”陈菊马上欠身致谢。满满私相授受的嫌疑,让国民党发言人李明贤质问,8800多亿是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私房钱?

相关文章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!
近期评论
    功能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